徒步穿越大峡谷2019行旅全记实|北缘上山好难笔记

最近更新:2019年7月

你也许在网上看到不少图文视频介绍大峡谷的壮美,或许进入大峡谷国家公园去领略过峡谷里的日出日落,但是你有没有好奇过峡谷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穿过它的科罗拉多河又是什么样的一种壮观呢?带着这样的好奇心,我们准备做一次大峡谷的穿越活动,从南向北纵向穿越。本系列从动机缘起、准备工作、行前安排、行程策划、健行笔记写到心得检讨,作为经验分享与纪录,也提供给健行同好参考。

走过这一趟,大峡谷的美景将不只是在脚下,却有你在其中。        


接续前行

在 Bright Angle 休息站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大家也算回血了,考虑到后半程我们要开始上山,纷纷拿出了登山杖。无数的徒步者从北面向我们走来,还有很多是跑着来的,这给了我们一些错觉,后半程应该不会太难,我们此时的计划依然是12小时完成全程,给我们留下的时间大约还有7小时左右。

开始新的旅程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当时应该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们把下一个休息点定在 Cottonwood Campground,虽然我们前期也做了很多研究,但还是忽略了对距离的评估。从 Bright Angle 出发到 Cottonwood 一共有8.8迈,比我们从 South Kaibab 到 Bright Angle 的距离还要多出近2迈,当时有点过于乐观了。

从 Bright Angle 出发后,周围的风景发生了变化,我们不再在开阔的山坡上行走,而是在相对狭窄的山涧里行走,潺潺的溪水在我们旁边奔流而下,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向北的道路上,徒步者明显要少于向南的,但时不时也有三三两两的人从我们后面超过去。由于此刻已经渐近中午,气温也升高了不少,我们的队伍逐渐分成了三梯队。走了大概两个小时,我们一行六人找了个阴凉的岩石下面开始了第一次休息。

分道扬镳

一番能量补充后,大家又开始上路了,但是这次明显感觉到了大家体力的差异,我们休息的次数也变得比较频繁,休息的时间也逐渐延长,队伍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开。随着气温的升高,我们对水的需求量也增加了不少,这个时候我们最需要的是找到最近的水源,一方面可以补给水,另一方面也可以再休整一下;但是每次询问北面来的徒步者,他们给我们的答案都让我们觉得路好漫长,由于我们开始对这段距离错误的期许,导致本就疲惫的我们越走越感到些许不安。队伍中最强壮的同学却始终保持着最好的战斗状态

"需要我让你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Lol"
"别跑太快"
"我去前面给大家找水源"

不愧是周周在山里野惯了的孩子,等他走到队伍最前面的时候,他开始加速了,而且是越来越快,离我们越来越远,半小时之后我们几乎看不到他的背影了。追上他,我们就看到了希望,他一定会在有水源的地方等我们。实际上这一路根本没有什么水源,坚持走到我们预定的目的地是我们做出的错误决定。

这段路虽说还算平坦,海拔上升比较平缓,但是路上总有那种用石头故意垒成的高台阶,虽然只有一梯,但是它比通常的阶梯会高出不少,本就疲惫的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力气才能走上去。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只能向前走。Hiking 虽然不是竞技,但是总有人会感动你,会让你想和他比一比。一行老年人从北向南和我们擦肩而过,年龄最大的估计也得70往上了,虽不是步履蹒跚,但是明显走得比较缓慢,他身旁没有人搀扶,一直在向自己的目的地进发。对,我们也是,虽然膝盖已经开始疼了。

你需要嗑药吗

走过了被山环抱的峡谷,我们走上了一片开阔地,这里再没有可以遮阴的东西了,这时我们最想找到一片阴凉地,好好的休息一下。

"直升飞机!快看!"
"真的呢,它是来接人的吗?"
"可能是吧,也可能是来送人的"
"500一位走不走?"
"别说500了,1000我都走"

离直升机越来越近,我们看到一个老奶奶坐在里面,下面站着一个壮汉,想必是老奶奶走不动了,直升机是来救援的。而那位壮汉并没有坐上飞机,而是远离飞机和我们走上了同一个方向,走近了才知道他是公园的巡逻人员,要从这里走回北面,后来我们在 Cottonwood 遇到他后就再也没有看到了,也许今天他的任务就是值守 Campground 吧。

离开直升机,山势开始上升,根据记忆中的地图,这应该是快要到 Cottonwood 了,大家都开始有了些精神。

"应该快到了吧"
"爬上去找个阴凉处休息一会吧"

坡道比较陡峭,海拔此刻上升加快,但是大家心里都装着一个希望,所以走得也还算带劲。而事实证明我们只是望梅止渴而已。走到这片的最高点,发现山势开始下降,这是逗我们玩吗?看到路牌才知道,我们本可以走下面去 Ribbon Falls 的平路过来,因为溪水冲毁了桥,所以我们只能绕路,溪水呀溪水,你玩就玩,不要调皮好不好。这个时候你就可以感受到下山之难,每一步都是对膝盖巨大的冲击。胖警察就在我们前面,我们期望从他那里获得到 Cottonwood 的希望

"Hi,Sir. How far from here to the nearest rest area?"
"About one and half mile."
"Thanks!"

盘算着这距离不算远啊,估计30~40分钟就可以到了。队伍刚刚燃起了一些战斗力,胖警察回头了

"I think you guys need 2 hours to arrive there."
"Oh, My god!"
"Take care."
"Thank you, Sir."

看着胖警察远去的背影,我们的状态又回到了上坡之前。不管了,原地休息吧,实在是走不动路,膝盖也疼得不行。随便找了一个树荫,用登山杖打草惊蛇一番,不管不顾的坐下了。

"来来来,大家都来嗑药吧"
"啥东西?"
"布洛芬,止痛片,缓解一下膝盖疼痛"
"吃起,吃起"

Cottonwood Campground

吃完止疼药,休息了大概15分钟,感觉膝盖没那么疼了。太阳肆虐的在头上燃着,在这小树杈下面待着不是办法,必须快点走完这1.5迈。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如胖警察所说的要走两个小时才到,加上休息时间我们大概用了1个半小时。可能是布洛芬的功效,我们逐渐忘却了疼痛,或许是我们强大的意志力,不管怎么说我们马上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那个睡觉的家伙好熟悉"
"那不是 Rex 吗?"
"我靠,他走得可真快"
--唤醒 Rex 之后
"你们终于赶上来了,我都睡几觉了"
"你在这里休息多久了?"
"半小时了吧"
"……牛逼"

有树荫,有凳子,有水源,有厕所,可以坐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这时候大家都开始了自我修护,揉揉膝盖,给脚放松放松,补补防嗮霜,吃点食物补充点能量。上篇说到穿袜子比较随意那位,这时候脚趾头打起了泡,有一颗还磨破了,邦迪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幸好我们出发前都有准备这些,所以得到照顾的伤脚才能坚持到最后。

和我们坐在一桌的有一个高个子白人,他背了一个很大的背包,浑身上下都汗湿了,大口大口的吃着他随身携带的三明治,疲惫的外表却带着饱满的热情。

"So you stayed at Bright Angle last night?"
"No, I was from Bright Angle trailhead this morning, and just passed you minutes ago."
"When did you begin this morning?"
"En, about 7"
"Oh man, you are so fast. So, what's your plan for the rest of journey?"
"Try to arrive the North trailhead before 7"
"We may arrive there at the same time to see the sunset"
"Hope we can meet there"
"Hope so, lol"

这个兄弟体力恢复得很快,大概10分钟他就准备告别我们先启程了,我们分享了防嗮霜给他,他犹豫一下还是接受了我们的好意。他告别我们后大步向北走去,从这里出发到北面的 Trailhead 还有6.1迈,余下的路上我们完全没有再遇到这个猛人,他不仅比我们出发晚,走的路线比我们还长2.6迈,还是比我们先到达,腿长真的有优势。评估我们现在的状况,我们把到达时间从晚上6点修改成7点,但是余下的路程告诉我们,还是高估了自己。

坡,全是坡

从 Cottonwood 出发后,山势开始变陡,大概走了1 Mile,我们就看到了休息站,本准备先休息一会儿,停下来后想看看地图给大家打打气,结果一看不得了,下一站只有 0.7 Mile,还有水源,哥几个要不咱再走两步?大家都觉得刚刚才休息不久,0.7 Mile 不是什么大问题,说走就走吧,一群疲惫的人继续往上攀爬。

— 10分钟过去了
"还有多远?"
"估计还有5分钟吧"
— 5分钟过去了
"还有多远啊?"
"应该要到了,我看前面有牌子了"
"牌子上就是那个目的地,继续走"

说起来都是泪,看到牌子后,我们顿时有了精神,吭哧吭哧往上爬,又过了大概10分钟,这怎么还没有到呀?原地休息一会儿,继续往上走,又过了20分钟,还是没有到。

"说好的 0.7 Mile 呢?"
"是不是量得有问题啊"
"鬼打墙,绝对鬼打墙了"
"瞎胡闹"

趁着大家原地休息,顺便望风的时候,我发现山崖下有一栋房子,

"大家刚刚有没有注意到有一条岔路,就是那个牌子的地方"
"是的,确实有一条往山下走的"
"那就对了,我们完美的错过了Pumphouse Ranger Station,你们往下看"
"能不能靠谱点,那接下来呢?"
"下一个 Station 距离上一个休息站 3 Miles,现在估计还有不到 3 Miles 了吧"
"但是 Rex 呢?"

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Rex不在队伍后面,想着他有着过硬的 Hiking 经验,我们也只是边走边等而已。继续向前走不到 3 Miles 我们可以到最后一站 Supai Tunnel。余下的路就在大山的怀抱里沿着悬崖蜿蜒前行,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下午4点48分,我们看到了远处的 Rex,此时他距离我们大概20分钟的路程。

"你怎么啦?怎么掉队了"
"抽筋啦"
"是不是前一程走得太狠了?"
"走到极限了,现在好多啦"
"那你慢慢跟上,我们先向前走"

山势越来越陡,路越走越艰难,总感觉你向上走一步,山也向上长一截,永远也走不出去的感觉。上山的路上我们遇到老哥俩,印像最深的是一身绿衣,戴个牛仔帽的老爷爷,远远的看起来很像博物馆奇幻夜里面的罗斯福总统,"总统"向上走一段就坐下来看看远处的风景,大有一种领导人巡视大好河山的气魄,他同行的爷爷就走一段又回头来看他,看到他了又继续向前走,偶尔他们也坐在一起休息一会儿,也不说话,就看着远方的山,礼貌的给来往的人打招呼,然后继续看远方的山。我们虽然走得已经相当疲惫了,小腿,膝盖,大腿,屁股已经各自闹起了意见,但是路依然在那里不增不减。

"到底还有多远啊?"
"走到这个休息站,还有 1.7 Miles 就走完了"
"可是这段还有多远啊?"
"不晓得,估计还有 1 Mile 吧?"
"感觉走了好久了啊"
"这路转来转去就是看不到头"

抱怨有用吗?没,既然来自虐,就只能自虐到底,大家默默的继续往前走,从西面的峭壁走到了东面的峭壁,又走到了北面的峭壁,山还是那么高,谷却越来越深。终于看到了一个山洞,窃以为穿过这个山洞就是终点了,其实也对,这是这 3 Miles 的终点,终于可以喘息一下了。

我们这一路走走停停,休息了很多次,直到走到这里还是没有等到 Rex,此时已经超过了我们和 Ken 约定的6点,马上就快要到我们重新拟定的登顶时间7点,天色已经黑下来了,气温也降了下来,原本短衣短裤,此时觉得凉意骤起,加之汗湿的衣裤贴在身上感觉更冷了。我们开始担心起 Rex,天黑了那段峭壁路可不是开玩笑的,但是此时此刻谁也没有回头去找他再走一次这段路的力气了。我们静静地等待从山洞里走出的下一位

"Excuse me, do you happen to see a man with a green backpack?"
"Yes, I just passed him about 20 minutes ago."
"He looks good?"
"He looks tired, but he still moving."

最后的路程

有了 Rex 的确切消息,我们稍稍放心的继续走最后的一程。突然熟悉的手机声响起,手机有信号了,Ken焦急的询问我们到底走到哪里了,我们告知了现在的位置及 Rex 的情况,请他们再耐心的等待一下。既然有信号,就赶快 Google 一下看看到底还有多久才能走上去,大概还需要30分钟。走啊走,25分钟后我们遇到了 Rex 的夫人,听说 Rex 掉队后,夫人非常担心,赶紧快步下去接应。

"加油加油,大概10分钟你们就能上去"
"Rex 离我们不远,大概20分钟的样子"
"嗯,我去接他"
"要不要登山杖,天黑了,下面很危险的"
"没事没事,我用手机照明"
"那你多加小心"

告别 Rex 夫人,我们继续啊向上走,又过去10分钟,我们遇到了下来接应的 Ken。

"还有多远"
"不远了,我们大概5分钟走到这里"
"好"

又过了五分钟,山路依然还是在之字爬升,我们已经变成了穿着和服的大家闺秀,一步步的挪动着脚步向前艰难的行走。饥饿、劳累、过度流汗的空虚感,此刻全上来了。就在这痛苦挣扎的时刻,抬头看了一下远处黝黑的群山,又黄又亮的月亮从山背后慢慢的升起来,我对夫人说

"你看今晚月色真美"
"还有多久才能走上去"
"快了吧,你看月亮好漂亮,真是惊喜"
"快要累死了,走走"

夫人已经累得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了,队伍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向前,美景当前怎么能错过啊,必须要拍一张啊,端起相机就开拍,天啊,我怎么拿的是个广角,照片中的月亮就只有绿豆大小,不过就算拿了长焦估计也白费,此刻的手已经没有扶机之力了。索性手机拍了两张,也算记录下这美丽的景象了。继续埋头向上,10分钟后,我们看见了车灯,看见了路牌,看见了停车场,看见了瘫坐在地上等着队友的人们,看见了远处还有积雪,终于我们走上来了,一共用时13小时57分36秒,徒步27.69迈(约44公里)。20分钟后,Rex 携夫人也到达终点。此刻大家都没有力气再多说一句话,匆匆换掉汗湿的衣服,瘫坐在车里。结果我们都忘记了在终点合影,此刻最想的就是吃点啥,好好的洗个澡,躺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还没有呢,这只是接近尾声,我还准备了一篇彩蛋,请继续关注我的更新,彩蛋的内容更精彩哦。

  • 本篇中的图片部分不是我本人所拍,只是为了方便处理,全部打上统一的水印
  • 本篇中的图片不全是按时间顺序添加的,由于来源不同,只能尽力保证时间顺序正确,但是大事件的时间都是对的。
  • 由于后半程全力赶路已经无心拍照和拍摄视频,所以视频仅仅是为了剪辑需要而做了技术调整,敬请谅解。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我的公众号:爬上了灯。更多好文章,会第一时间在公众号中更新,精彩不容错过。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原创公众号,谢谢。
收藏 (5)
点赞 (6)
脸书分享
微信分享
不打猎的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