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cron 变种传播速度惊人,此时搭飞机是否仍安全?

5 个月前
6.5k 次浏览
时事新闻
 

据世界航空公司的高级医疗顾问称,自 Omicron 变种出现以来,飞机乘客在飞行中感染新冠的可能性高出两倍甚至三倍。这种新菌株具有高度传染性,并在几周内成为主导病毒,占美国所有新病例的 70 %以上。虽然现代客机上的医疗级空气滤净器使飞机上的感染风险远低于地面上拥挤的地方,如购物中心,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旅客搭乘飞机旅行和家庭团聚,Omicron 正在迅速传播。代表全球近 300 家航空公司的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医生兼医疗顾问 David Powell 称,商务舱可能比更密集的经济舱更安全。和以前一样,乘客应该避免面对面接触和经常接触的表面,坐在附近的人应该尽量不要在用餐时同时摘下口罩。以下是新西兰航空公司(Air New Zealand Ltd.)前首席医疗官Powell 与 Bloomberg News 就疫情期间搭乘飞机的对话大纲。

飞行期间感染的风险是什么?

无论 Delta 的风险是什么,我们都必须假设 Omicron 的风险会高出两到三倍,就像我们在其他环境中看到的那样。无论飞机上的低风险是多少,都必须增加类似的数量。

乘客应该怎么做才能将风险降至最低?

避免共用接触表面、尽可能保持手部卫生、佩戴口罩、保持距离、受控制登机进程,尽量避免与其他乘客面对面接触、尽量避免在飞行中不戴口罩,除非确实有必要或使用餐饮服务时。建议跟之前是一样的,只是相对风险可能增加了,就像去超市或搭乘公共汽车的相对风险增加了一样。

用餐时间的口罩呢?

对于两个小时的飞行,很容易一直戴着口罩。但是如果在一个 10 小时的飞行,那么要求人们不吃不喝就变得非常不合理。大多数航空公司一直在鼓励但不坚持,试图让客户错开他们摘下口罩的时间。简单来说,两个戴口罩的人之间的传播最少,如果其中一人摘下口罩,这个人传播的风险更大,感染风险也略大。但如果两个人都摘下口罩,那就完全没有障碍,病毒能自由传播。

完全不坐飞机是最安全的吗?

能给自己的最大保护就是接种疫苗和加强剂。坦白说,如果你戴了额外的口罩或不同类型的口罩,或者完全不飞行的保护,可能小于你从完全接种疫苗中获得的好处。有一种经验法则开始出现,基本上 Omicron 会使第一剂疫苗失去保护,但两剂疫苗针对 Omicron 的保护作用与第一剂疫苗针对 Delta 的保护相似。这在科学中并未得到证实,但它似乎与研究中得出的结论大致相同。

如果飞机上有 Omicron 病例,对健康乘客来说安全吗?

飞机是一个有洞的密闭空间,透过在一端放置巨大的气流,以及另一端的排气阀来加压。如果待在一个封闭但有非常高流量的气流环境中,并不会有高风险。但搭乘飞机就必须去机场,机场的控制程度比飞机稍微低,因此仍然存在风险。但你能做什么?接种疫苗、检测、佩戴口罩、保持距离。外科口罩比布口罩好吗?可能是的。平均而言,可能是 10-20%。大多数有记录在飞行中传播的病例都来自 2020 年 3 月——在航空公司进行检测之前、在戴口罩命令之前、在组织登机进程之前,也在有认知在身体不适时不飞行之前。

如果把中间座位留空呢?

这样做确实在你和另一个人之间提供了更大的物理距离,但我们还没有看到这实际上带来的更多好处。如果有一些交叉气流从走道到窗户,或者窗户到走道,留空中间的座位,你帮助了本来应该坐在中间座位上的人。但你可能没有帮到另一个座位上的人很多,因为病毒很可能在没有第一个人阻碍的情况下漂移。

机组人员是否应该穿全套防护服,如连身衣和脸部面罩?

可能不用。在整个疫情期间,没有很多乘客对机组人员的传播;有一些,但数量非常非常少。它往往是乘客对乘客或机组人员对机组人员。同样,也只有非常少量的机组人员对乘客的感染。

机场感染的风险是什么?

对机上气流的要求比对机场建筑物的要求要严格得多。对航空客舱的保护措施是:每个人都保持坐姿,面向同一个方向,有这些物理障碍的阻碍,再加上从天花板到地板高度的气流,限制了病毒沿着飞机的漂移,大多在飞机上方漂移。大约 50% 的气流是从外面进来的新鲜空气,50% 是再循环的空气,但是当它被再循环时,经过 HEPA 过滤,所以空气是干净的;这大多数在机场时不会存在。因为在机场,你更会随机的移动,有更多面对面接触的可能性;而机场的通风率可能是飞机上通风率的 10 分之一。

班机上的儿童呢?家庭应该如何进行管理?

小孩子本身因旅行而患重病的风险很低,只是因为儿童患严重新冠的风险非常低。但对于 Omicron 变种来说,仍是尚未知的问题之一。感染风险对儿童来说并不大,风险在于他们可能被轻度感染,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能在旅行时传播,所以这是一种风险。让他们戴上口罩很难,尤其是年纪越小的孩子就越难。

责任编辑:  
来源:  Bloomberg
点赞 (0)
脸书分享
微信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