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Roe v. Wade 被推翻,美国恐面临更多的心理健康问题和堕胎药使用增加

约一个月前
1.4k 次浏览
时事新闻
 

2014 年时,Amanda Furdge 是一名失业的社区大学学生,也是拥有一名幼儿的单亲妈妈,她因为逃避暴力情人而搬到密西西比州。当时她的经济状况并不好,所以当发现怀孕时,她计划堕胎,因为她无力再多照顾一个孩子。现年 34 岁的 Furdge 表示,当她在 Jackson 一家堕胎诊所预约时,被告知她的怀孕周数已经超过可以在密西西比州堕胎的周数限制了。因此她被迫怀孕到足月,结果经历了忧郁和焦虑。

堕胎宣导者警告称,Furdge 的经历可能很快就会变得更加普遍。本月最高法院的一份意见草案泄露,显示 Roe v. Wade 将被推翻,这引发了许多关于美国堕胎权未来的问题。根据研究生殖健康权利的研究机构 Guttmacher Institute 的数据,如果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定被推翻,26 个州肯定会或可能会禁止堕胎,这使得美国大约一半的地区基本上无法进行堕胎。在未来,有经济能力的人将不得不前往别州才能堕胎。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去别州堕胎,许多人将被迫像 Furdge 一样怀孕到足月后生产,或者尝试以各种方式自行堕胎。专家表示,这种情况可能导致精神、财务和身体健康的后果。

堕胎遭拒与经济困难和健康后果有关

根据对 Turnaway Research 数据的分析,被拒绝堕胎的人更有可能在之后的几个月内报告心理健康问题,如:焦虑、忧郁和自尊低落,这是一个全国性项目,研究了堕胎或被拒绝堕胎的长期影响。Furdge 表示,她在被拒绝堕胎后经历了忧郁和焦虑,而且她还必须努力维持生计。她已经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她跟孩子唯一能够生存的方法,是睡在她父母的沙发床上,并从密西西比州获得经济援助,但这些都还不够,她仍然是月光族。

根据 Turnaway 的研究,那些堕胎被拒的人低于联邦贫困线的可能性几乎是四倍。与此同时,与获得堕胎护理的其他人相比,意外怀孕被迫到足月生产的人,经历了 78% 的债务激增,破产、驱逐和欠税不动产留置权的报告增加了 81%。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产科、妇科和生殖科学教授,也是 Turnaway 研究的首席研究员 Diana Greene Foster 表示,当人们无法获得堕胎服务时,他们就会面临长期的经济损失。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女性,还有他们现有的孩子和因为被拒绝堕胎将出生的孩子。

自行药物流产的可能性增加

与此同时,由于堕胎在一些州更难获得,孕妇可能会从不受监管的市场或其他偏方寻找堕胎药。纽约妇产科医生兼生殖健康医生 Stephanie Rand 博士表示,在堕胎受到限制的地区,人们选择自行透过药物进行流产。随着限制的增加,我们将看到选择这种方式的人有所增加。尽管如此,人们可能很难在没有医疗服务提供者的情况下获得药丸,或者他们不想使用药物来终止妊娠。因此,人们仍然有可能转向不安全的方法。

在德州怀孕六周堕胎禁令于去年 9 月生效后的第一周,透过邮件发送堕胎药的每日请求飙升了近 1,200%。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透过邮件提供堕胎药物的 Aid Access 每天收到 29.5 份申请,而法律生效前为 10.8 份。根据今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大约 1% 的自行进行药物流产的人,报告了严重不良反应的医疗治疗,但是没有死亡记录被报告。

责任编辑:  
来源:  NBC News
点赞 (0)
脸书分享
微信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