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扭曲的机器:用熟悉的语言,唱有共鸣的歌曲

专访扭曲的机器:用熟悉的语言,唱有共鸣的歌曲

中国新金属乐队扭曲的机器(Twisted Machine)自1998年在北京成立以来,走过将近二十个年头了。二十年当中,扭机历经团员的更换,发行三张完整专辑与多张单曲,走遍国内各大城市进行巡演,轰动摇滚过大江南北的音乐节舞台。

2016年,扭机带着新单曲《迷失北京》踏上首次美国巡演。「作为一只摇滚乐队,我们期盼走到更多更远的地方为大家表演。这次巡演不只是成就,更是圆梦,」主唱梁良说。


「把美国人的地方,变成华人的主场」

「来美国巡演可以说是我们的美国梦,毕竟美国有很多我们年轻时很喜欢的乐队。」

采访这一天,乐队才刚结束纽约与波士顿的巡演,搭了七小时的飞机来到洛杉矶,准备西岸三场演出。五名团员略显疲惫,但还是掩不住兴奋地热烈讨论着这次巡演。

问起东岸巡演的感受如何,贝斯手杨磊说其实和想像得差不多,虽然搭飞机的过程有点痛苦,但更多的还是兴奋和开心,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很享受这个过程。

「纽约那场演出的感觉像是回到国内,歌迷当天很早就在门口排队,表演开始大家投入于欢乐的海洋,一直到结束,整个过程其实是我们常年经历丶最熟悉的画面,只不过今天场地从中国来到美国,这就是最大的意义。我们真的把这件事情做了,很开心。」

2006年在未签约公司的情况下自行出资巡演,之后签约飞行者音乐科技,并在公司的支持和帮助下一起筹划了2016美国巡演,终于「填补了扭曲机器乐队组队以来将近二十年的空白」。乐队成员们彼此都有共识,票房高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克服了众多阻碍来到了美国-那些从小追捧的乐队的故乡,登上了舞台,向海外展现扭曲机器的硬朗本色。

「哪怕此行只是看一看,也拓展了乐队的视野,透过音乐交到许多朋友,这个意义大于一切。在这里留下的任何影像和照片,对我们来说都像是里程碑般的意义非凡。」

在纽约场让团员特别感动的,是一位专程从加拿大飞来看表演的歌迷。

「虽然在国内也有很多歌迷从不同城市来看表演,但这位歌迷是从另个国家赶过来,让我们觉得中国摇滚乐在海外有一定的前景,传播起来没有想像中困难。如果想传播中文摇滚乐,一定得依靠为数庞大的海外华人,借由频繁的接触交流来凝聚更大的传播能量。」

梁良继续说道,巡演的意义不只是一场演出那么简单。在海外生活辛苦,大家都希望有个发泄的空间,扭机希望能集合所有华人,或是所有喜欢摇滚乐的华人一起办个派对,

「让大家用熟悉的语言唱着有共鸣的歌曲,把美国人的地方变成华人的主场。」

「慢慢地会有更多国内的艺人乐队走出来,把整个华人音乐在美国市场做的更大,其实这是特别好的事情。」

对于扭机来说,这次美国巡演也开启了整个世界巡演的起点,往后也计划往日本丶韩国等亚洲国家或是欧洲国家寻找演出机会。

「如果真能走出去,我们想要走到更远的地方。」


《迷失北京》:为家乡写一首歌

「作为全部都是北京籍成员的乐队,没为自己的家写过一首歌其实很遗憾。」

扭机的这首新单曲《迷失北京》,算是把团员心中的缺口给填上了。

「我们应该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责任为自己的故乡写一首歌,」

杨磊说,很多歌手乐队都在为北京写歌,歌曲也很成功,但扭机不想从某个单纯的角度去褒贬家乡,

「因为这是出生成长的地方,全部的变化都在我们的眼里心里。所以梁良一直想写出感受更全面的歌词,给故乡一个反馈。」

这个任务延迟了好几年,可以说是好事多磨吧,大家尽可能从忙碌的生活中抽出时间排练创作,排练时吉他手李楠一个动机来了就演示一段很有苍凉空旷丶北方寒冷感觉的旋律,激发了大家的灵感,相继将各自的乐器加入编排。

先有曲,再有词,而词曲彼此交流再进化,这就是扭机音乐熟成的过程。梁良说,歌曲的框架不会花太长时间,但是往里面添加色彩是很漫长的一段过程。平常自己会把一些想法记录在本子上,当音乐出来时,手中就能拿出跟曲风贴切的词。

「你会不断改变自己对歌的理解,每位乐手听了词也会激发出新的灵感做修改,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流方式,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

话题一转聊到洛杉矶初体验,说到刚下飞机的那晚,他们就突发奇想到离下榻饭店不远的着名黑人区 Compton 转了一圈。

「在国内刚看完《冲出康普顿》(Straight Outta Compton),加上我们对黑人的街头文化和音乐很有兴趣,就决定去探寻一下。」

团员们说,大家做了各种设想,比如出现火拼场面该怎么逃离,但其实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不是非要看到什么,非要验证电影情景是不是真实的,但我们相信肯定有这样的文化传统,比如说黑人喜欢聚集在街头,才衍生出这么丰富的街头文化。我们也知道不可能融入,只是对那些文化很感兴趣,来感受一下。」

而除了专注于演出前的排练外,团员们还准备抽空拜访位于西好莱坞的知名纹身店烈火堂,并和做音乐的同行朋友见面。而身为枪与玫瑰铁粉的杨磊,也说如果有机会的话会去看他们4/8在拉斯维加斯的演唱会。


谈中国摇滚乐的发展与现况

我们回到了相对严肃的话题,很好奇扭机的回答会是如何,扭机首先给予非常正面的肯定。

「现在摇滚乐百花齐放,我们很开心能赶上这个世代,因为十年前的我们只是凭一股热爱投入,没想过能靠这个东西来养活自己。能投入到什么时候不知道,就视自己的情况而定,没想到靠我们的坚持走到今天,就吃上这碗饭了。虽然不像主流大腕们那样赚很多钱,但我们通过付出拿到一定的回报来养活自己,还是很欣慰。」

回想起05年,扭机到重庆边上一座人口二丶三十万的城市涪陵举办酒吧巡演,来了二三十个人塞满了小小的场地,酒吧老板很激动地对他们说涪陵当地「所有」听摇滚乐的都来了。

「从崔健老师开始,我们说摇滚乐进入中国三十年,但这三十年间实际上中国有多少人知道丶看过摇滚乐表演?少之又少。可能只拘泥于一些大城市的一小部分人。」

「在这短短十年改革中,我们已经开始享受一定的成果,像是已经有摇滚乐队在主流媒体电视上表演。中国媒体从最早对摇滚乐一致的抵制,诋毁摇滚乐像是洪水勐兽一般,到今日转而正面报导摇滚乐,这个发展的势头是很好的。」

杨磊认真说道,话锋一转提出了他对「真正摇滚乐」的看法:

「『摇滚』现在在国内很时髦,但像我们这种从地下诞生,而依然保持地下状态的乐队,还是不太能被主流推崇。他们也许接受,但会推崇比较清新粉嫩的,其中当然有商业考量,包括现在一堆五花八门的音乐节。国内现在衍生出很多『音乐节乐队』,没有巡演资历丶没有专辑作品,结果每场音乐节都受邀出席,因为『关系』好。我倡导摇滚乐要回归俱乐部丶回到 live house,为真正买票来看的歌迷表演,真正面对面的互动。你的汗水观众能看到,那才是最棒的。」


未来计划

扭机2016年有两个重大计画,来美国巡演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发行新专辑。如果有可能,也想在美国发行一张美国版专辑,收录曲目一样,但封面设计不同。

「算是这趟美国之行的纪念吧!不过也还得跟公司商议可行性,」

扭机说,唱片市场现在大幅萎缩,过往发行二丶三十万张不是问题,现在大多都是网络下载,能发行两三千张就不错了。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唱片反而变成更有意义的东西。这是我们给歌迷的珍藏品,属于有情怀的人的奢侈品。我们要平衡之间的关系,让歌迷别轻言离开,要随时抓住他们。」

而我们也打听到,其实梁良之前想要为这次美国行写一首新歌。

「这首歌主要想从国人用尽任何方式来美国的角度切入,探讨值不值得这样做,加上我们的感受,」

团员说,如果当时来得及完成就能带来美国表演,让在美华人有所感受,可惜最后因时间关系而作罢。

「不过这趟巡演之后,我们实际感受了美国,所以内容肯定也不同。」

杨磊说,创作的过程大多是顺其自然,刻意做反而不一定好听。

「有时是一个感觉自然而然就迸发了,这种真实反映情感的创作反而更能引起共鸣,因为真实的情感每个人都有。」

对于会不会写关于美国行的歌,扭机没有给予正面的答案。但至少在《迷失北京》之后,我们能肯定,扭机找到了更清楚的方向,在摇滚乐上。


《迷失北京》北美巡回演唱会:美西场次资讯

【洛杉矶】

时间:4/1/2016

地址:The Mint LA,6010 W Pico Blvd, Los Angeles, California 90035

售票:http://themintla.com/event.cfm?id=232538&cart

【旧金山】

时间:4/2/2016

地址:Neck of the Woods,406 Clement St,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94118

售票:http://www.neckofthewoodssf.com/event/1100955

【西雅图】

时间:4/3/2016

地址:El Corazon,109 Eastlake Ave E, Seattle, Washington 98101

售票:https://www.ticketfly.com/purchase/event/1087147

收藏 ({{saved_count}})
点赞 ({{liked_count}})
脸书分享
微信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