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灵魂还是与魔鬼共舞?- 写在娱乐大麻合法化投票之前

直面灵魂还是与魔鬼共舞?- 写在娱乐大麻合法化投票之前

离11月8日的大选只剩两周,届时选民们用一张选票就能左右自己的未来,这包括选出国家元首,以及投票决定一项极具争议的法案。加州、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麻州、缅因州的选民们将在总统大选同一天,投票决定是否将娱乐用大麻合法化

1996年,加州成为了美国第一个医用大麻(Medical Marijuana)合法化的州。然而在阿拉斯加、俄勒冈、科罗拉多和华盛顿州纷纷将娱乐用大麻(Recreational Marijuana)合法化之后,加州反成了美国西岸唯一未全面开放大麻使用的地方。

娱乐用大麻合法的州


即将公投:娱乐用大麻合法化

诉诸公投的娱乐大麻合法化64号提案 (Proposition 64) 一旦通过,即意味以下个人行为将合法,但须遵守相关约束:

•21岁以上之成年人可在私人家中和合法场合吸食大麻
•21岁以上之成年人可允许携带28.5克大麻和8克浓缩大麻
•21岁以上之成年人可在家种植最多六棵大麻植物
•不可边开车边吸食大麻
•不可在距离学校和儿童中心的一定范围内使用大麻

该提案除了对个人持有与吸食的规定放宽,同时也代表销售娱乐用大麻的商家可在获得许可后进行公开贩售,对于商业经济利益的影响非同小可。根据2016年的全球国家GDP排名,加州已是全球第六大经济体;经济学家预估,一旦加州的娱乐大麻合法化,光是加州的大麻市场就可能在一年内创造出高达15亿美元的惊人销售额。(资料来源:Business Insider

这项极具争议的提案自然引起许多反对声浪,反对64号提案联盟的华人协调人李少敏,对大麻全面合法化表示强烈抗议:「此提案一旦通过对所有人都是一场灾难,人人将身处处处都是毒品的混乱世界里!」

且不论届时大麻在加州等投票州是否能够全面合法化,究竟这个在许多华人观念认知中被视为洪水猛兽,甚至禁忌话题的大麻,是什么东西?

大麻样貌


认识大麻:谈大麻历史与时代精神

大麻的学名为 Cannabis,另有较正式的名称 Marijuana,以及常见的 Weed、Pot、Grass 等俗称,各路暗号多达上百种,但指称的都是同样的东西。中文行话当中有「叶子」、「青菜」、「草」等称呼,贩卖大麻的人被称为「机长」,吸食者则是「飞行员」。人类使用大麻的历史渊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三千年左右,世界各地皆有运用大麻植物发挥特定疗效的纪录,包括中国的《本草纲目》。美国与大麻的关系更是打从建国以来就紧密相连,开国元勋华盛顿与杰斐逊,就曾写过种植 Hemp (同属麻类植物,但主工业用途)的经历以及所带来的益处。

昔日的大麻虽不似今日作为吸食享乐之用,但可知种类繁多的麻类植物并不全属毫无益处之恶。现今流行吸食的大麻为花的部分,加热后会产生化学反应,随之让人感到所谓的「嗨」。最常见的三种是 Sativa、Indica 和将两者混合的 HybridSativa 会让人感到精力充沛,Indica 则会让人感到放松甚至昏昏欲睡。大麻中最主要的成分是 THC(四氢大麻酚)CBD(大麻二酚)THC 是大麻能影响人体感官的来源,没有 THC 就「嗨」不起来;CBD 则有止痛、消炎和抗焦虑作用,但并不会让人感到嗨。所以 CBD 成分比较高的品种药效比较强,适合当药物;THC 成分比较高的大麻品种则起到让人飘在云里雾里的休闲娱乐效果。


把镜头拉到近代,大麻从实用的经济作物,摇身一变成为了反叛文化的精神象征。这样的角色转变,要追源溯流到60与70年代反传统、反习俗、反战争的社会意识,也就是所谓的嬉皮精神。走回1969年的纽约,一场前所未有的音乐节汇聚了约50万人到场,聚集在那片大草地上大声歌唱,高呼反战,提倡爱与和平的思想,在那个年代,这种场面近乎不真实,近乎乌托邦。

然而这个乌托邦的背景,除了音乐、舞台、反战标语、亲搂拥吻的人们,还有浓浓的大麻烟雾。

这场音乐节,就是传说中参加者10人中有9人都在吸大麻的 Woodstock 胡士托音乐节。有人说那是吞云吐雾的伊甸园乐土,也有人认为那是罪孽深重的魔鬼之地 — 媒体报导会场混乱的场面、滥交邋遢的形象、满地嗑药的嬉皮士,加深了大众对嬉皮士与药物的反感,也刻划出大麻挥之不去的负面形象。1970年,大麻正式被美国政府列入违禁药品的黑名单中。

1969年 Woodstock 胡士托音乐节现场

即使如此,大麻在当代仍然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并持续以一种文化符号、甚至近乎 Cult(宗教狂热)的姿态被诠释于各种艺术形式当中,并深深影响着当代流行文化。甚至有许多政治人物与名人们都公开发表自己的大麻故事,仿佛在描述性爱经验一般,以一种「直纾内心最私密的个人感受」的口吻,公开碰触这个在禁忌边缘游走的话题。

前总统克林顿就曾提到自己在英国使用大麻的故事,奥巴马总统更在2008年选举时,直言不讳说起自己那段「经常抽大麻」的年少岁月,并表示并不觉得大麻对人体的伤害比酒精还大。对我们华人来说,聊大麻已像是「做坏事般」的忌讳,遑论亲身吸食;而在美国社会当中,大麻没那么不堪入耳,民众的接受度高到甚至都有大麻专属节日。每年的4月20日美国大麻日这天,明星会在社交网站上分享对大麻的热爱,各大主流媒体也不避讳公开报导关于大麻日的庆祝活动,仿佛这是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

总统奥巴马年轻时吸食大麻烟的留影


实际走进街头大麻店

与许多华人朋友一样,大麻对我来说依然是个魅惑却危险的谜。怀揣着许多不解与疑问,以及不安与兴奋的矛盾感,我决定走一趟洛杉矶几间大麻商店,亲身了解一下实际状况。

于是,我来到游人如织的洛杉矶某知名 V 海滩,在滨海商店街逛着,三五步就能看到大麻叶的标志在服饰上、滑板上、在街头创作中出现,也会有人拦问需不需要购买「医用大麻」。商店街上一间挂着绿色叶子标志的小店妖艳异常,抓住了我的视线,招牌上的字句毫不遮掩地大声宣告店里卖着什么膏药。门口的保安和几位身穿亮绿色服装的店员,不停向路人吆喝 “Do you want to see a doctor?”(你想看医生吗?)

V 海滩商店街上的大麻店

其实这是一间购买药用大麻证件的商店,门口写着$40就能当天拿到证件的字眼,吸引不少游客入内。昏暗的空间里隔出了每一间所谓的「诊断室」,从半掩的房门中,我看到里头摆着 ATM 提款机。而诊所里的「医师」,则是一位浓妆艳抹,顶着蓬乱头发,踩踏着高跟鞋走来走去的女性。我没敢在店里久留。

后来读到网友经验谈,表示这间店虽然没卖大麻商品,但只要示意店员,他们会亲自派人领你到另一间较隐蔽的大麻商店。不过这些店虽然都宣称只要付小钱就能办证件,实际上可能会扣上一堆乱七八糟的名目费用,有人最后一共掏出 $300 才拿到那张医用大麻证明。如果想打退堂鼓拒绝加价办证,保安可能还会扣留驾照,直到付出全额现金为止。还有人指出,很多合法大麻商店根本不认可该店所办理的证件。


截然不同的面貌:医疗大麻治愈场所

离开了令人不安的街头大麻店之后,我转阵来到一间落座于南加知名M海滩边的合法医用大麻店,一进门立刻感受到与前一间店截然不同的氛围。充满自然元素的装饰,包括天然植物、贝壳、象征着『捕捉好梦』的古印第安捕梦网风铃,考究的家具,再配上有禅意的石像和水池。迷幻的轻电音音乐让人当即放松下来,三五个老顾客在门口攀谈,看到我们后报以友善的微笑。店里除了贩售医用大麻产品之外,还有按摩和治疗等相关医疗服务。

M海滩上的合法医用大麻店

我一开口就说明来意,向店家提出大麻最普遍让人存疑的几道问题。毕竟大麻在大多数地区仍属毒品之列,且许多吸食者的形象不外乎是脏乱、整天无所事事又神经兮兮的「废人」们。店家回应,许多人其实一开始接触大麻的方式就错了,间接造成社会大众对于大麻的负面观感。首先,这些人盲目吸食大麻并随便滥用;再者,他们大多都向街头 “dealer” 购买来源不明的药物,原料成分可信度低;加上每个人体质与新陈代谢不同,并非每个品种的大麻都适合自己。他以己身为例,在试过店内80多个品种的大麻后,发现只有一种最适合他自己。

他认为,大家都把大麻归为毒品一类,却忽略了其实那是一种天然植物的事实,就好比我们中医的中草药一样,对人体的危害可能还没有化学药物来的那么大。

使用大麻 Overdose(过量)的疑虑

由于身边朋友不乏吃多大麻被送医院的案例,我提出关于服用过量的健康隐忧。店家解释道,就像药物和酒精,任何东西服用过量都可能招致危险。流传普遍的如掺在巧克力和糖果当中的食用大麻,摄取后约须45-60分钟后才会发挥作用,许多人短时间内没有感到任何效果,会误以为「没吃够」而继续塞,导致食用过量;再说食用大麻的成分较集中,若不按制定剂量来服用会危害性命。而吸食用大麻,在过量之前可能就会先致人昏昏欲睡,已经涉入的这些剂量并不足以产生危险。

所以大麻到底有没有医学价值?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官方声明 明文指出,大麻中的大麻素的确有消炎、防止癌细胞扩散、防止肿瘤生长、抗病毒活性和减轻肌肉痉挛等功效,店家亦表示许多罹癌顾客在使用大麻药物后病情有减缓的迹象。由于很多大麻药物并没有 THC 成分,不会让服用者产生任何精神上的变化,专业合法的医用大麻商店也会根据患者的症状,来提供精准剂量的药用大麻产品。

店家表示,一位患有癫痫的朋友在使用合法药物大麻后,从每天发作近千次的痛苦,剧降为每天仅发作十次。而店家本身曾因为过动症而长期服用医生开立的 Adderall 兴奋剂药物,后来在某次巧合下尝试了大麻后,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与灵感,还突然有了一种「必须要做点什么,不能整天无所事事」的启发。

假如加州娱乐大麻真的合法化,对社会会产生什么影响?

店家思索片刻之后表示,娱乐大麻合法化后,许多大公司很可能会进行大规模生产并进军市场,日后买大麻就像走进 7-11 买包万宝路香烟那么容易。而在市场机制的牵引下,大麻售价肯定会降低,随之击垮黑市。他将大麻黑市与旧时禁酒年代的 Speakeasy 秘密酒吧相比,当年禁酒令解除后,大家都明目张胆地喝酒,私酿产业逐渐消失。一旦大麻完全合法化,大家随处可购得价格比现在低的大麻,黑市大麻便无生存空间。黑市的没落多多少少能降低毒品战争的发生,因非法大麻而入狱或被杀的比例也会大幅降低。

M海滩上的合法医用大麻店内部一隅

走过店里各个角落,我看到除了巧克力、糖果等常见的大麻食品之外,居然连大麻 BBQ 烤肉酱、大麻蜂蜜和宠物专用大麻都有。店家表示,他从前饲养的宠物狗不幸罹癌,当时为了缓解其痛苦,他就有给狗狗使用这种宠物专用的合法大麻商品。其他受欢迎的商品还有帮助睡眠的大麻精油,只要在太阳穴上滚一滚就能使人感到放松;各式止痛膏直接外用涂抹到皮肤上,但对精神不会有任何影响,可以放心使用。

我还注意到了店里随处可见的水晶和店员们身上的水晶饰品。店员妹子气定神闲地说,水晶疗法就是将不同属性的水晶放在人体相应的脉轮位置,以期平衡人体能量。随身佩戴水晶还能增强自身的属性和运气,所以他们许多人都随身佩戴几款特选的水晶宝石,听来真和中国的风水健康学有几分相似。


身边人的大麻故事

创意、快感与过量成瘾

我身边其实就有不少平时热爱抽麻的朋友们,其中一位是人在美国的年轻艺术家。他说每次吸食大麻后都会产生强烈的创作灵感,各种感官都被放大,感受度与敏锐度大幅提升,他为某音乐人制作的迷幻风封面画就是在呼麻后创作的。这和上述店家形容的「那些平时在脑海中被压抑的想法,都被大麻成分所激发出来」似乎不谋而合。这名艺术家还介绍了 Bryan Lewis Saunders 这位不怕死的艺术家所做的大胆试验。他用了30种不同药物,并在使用每一种药物过后,都趁着药劲画出一幅幅自画像:

左起:海洛因、可可因、绝命毒师中的冰毒、大麻

可见,不同的药物毒品对艺术家启发了不同的创造能力与灵感,每一幅自画像的风格对比鲜明强烈。

的确,吸食大麻后所激发的灵感创意、幻觉快感、空间扭曲的超真实感,控制得宜或许能够成为生活或事业上的助力,但是自制力差的人却容易耽溺其中而就此上瘾,甚至因为对大麻的耐受性提高,而得不断加重剂量才能获得同样效果,终致进一步寻求更刺激但危害更深的毒品,这下可真是「回不去了」。我这位艺术家朋友也表示,虽然吸食过后创意巧思泉涌不止,但隔天逆袭的不适感却也让人难以忍受。

是爱好和平,还是神智不清:对大麻吸食者的既定观感

面对挥之不去的负面观感,拥麻者自想扭转劣势,改变社会大众先入为主的观念。M海滩上的店家就大力演说了关于大麻吸食者的「和平宣言」。他自信地说,热爱生命与大自然是他们这些人生活的重心,他们投入于瑜伽、音乐、艺术、自然、和平与社区活动,对他来说,他的使命是帮助别人过上身心灵都健康的生活。相较于酗酒更易使人情绪失控与显现暴力倾向,吸大麻的人们较 Chill,不会借故生端而打架闹事。

我又想起了身边另一位友人。这位拉美裔妹子年纪轻轻,却是吸大麻的老司机。她会在不同时间吸食不同品种的大麻,比如说上班前抽一种有助提振精神又能集中注意力的大麻品种,晚上回家以后就换抽另一种令人放松想睡的助眠大麻。她说,光吸大麻不够过瘾,她还自制「大麻花生酱三明治」,直接用大麻提炼的奶油抹在面包上,但有一次估计吃过量了,难受得吐了一天,此外便无其他不良影响。然而在我们旁人看来,妹子其实精神经常恍惚,说话速度也慢,反应些许迟钝,但为人的确非常 Chill(放松)好相处。另外一位「疑似」抽大麻的前公司某主管也有类似的表现,常常看来心不在焉,时常言不及意且反复不定,不过举止的确从容不迫,谈吐慢条斯理,举手投足缓慢地仿佛整个世界被放慢三秒钟。

大麻经验正反观

不少国内留学生朋友来美留学都没能抵抗住大麻的诱惑,或基于尝鲜,或基于「别人都试了,我没试会很扫兴」的同侪压力之下,许多人都浅尝过。我问他们为什么会想持续抽大麻,是因为上瘾还是其他原因?有些人表示只是无聊想要放松时才会抽,并不会影响生活与学习,课业表现也都十分正常。有位校园吉祥物是只熊的攻博朋友就表示,喝酒除了喝醉、想睡,对于博士生繁重的课业压力毫无帮助,且要喝到纾压的量恐怕会陷入喝到烂醉、隔天宿醉的恶性循环;但是抽大麻只消一丁点的量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能提高效率且更加积极,是陷入课业瓶颈时很好的「出口」,也没有上瘾的情况。

大麻烟

但其他人的服用经验可就没那么美好了。记得有次去夜店玩,有位女生朋友仅吃了小拇指前指节大小般份量的大麻布朗尼助兴,不久后便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像是上下颠倒般空间感全失,扶着我直呼「好难受」、「根本不舒服」,站都站不稳也不敢踏出一步,因为「感觉要掉下悬崖了」;还有另一位身高190公分的壮硕男性友人,也只是吃了一点点大麻巧克力,直喊分不清东南西北前后左右,外表看似无异,但其实脑筋完全失去立体空间概念,两整天无法独自行走,遑论开车。询问两人会不会想再尝试一次,两人都大力摇头,不愿多谈。

身边还有另外一位妹子的经历更加极端。她有次在朋友生日派对上吃了小拇指般大的大麻巧克力,当下无感便自行开车回家。结果一到家门口,就开始出现各种幻觉,从漂浮的鬼魂到穿斗篷拿镰刀的死神。妹子当时感觉体温下降,呼吸困难,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在雪地中与北极熊散步的场景了,还好朋友及时赶到将她送往医院急救,险无大碍。她告诉我,在感受完这个天使与恶魔一起浮现,生与死的一瞬间之后,再也不会尝试这种东西了。

--

说到底,大麻的确有一定医学效果,现在也有许多医学试验正在全面研发大麻的医用成分。但娱乐用大麻的安全隐患、对人体的长期精神影响和可能带来的驾驶危险还是充满许多争议。到底加州在11月8日公投之后会面对什么样的命运与未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写完这篇文章,我还是没有答案,你们呢?



收藏 ({{saved_count}})
点赞 ({{liked_count}})
脸书分享
微信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