猖狂!加州“连环杀人犯”每次作案后亲自举报线索获取奖金,还被警方雇作线人

3 个月前
10.8k 次浏览
时事新闻
 

加州 Shasta 县的秘密证人计划热线是为了让知情人士打来电话,为那些还没有解决的案件提供线索,然后线人会获得奖金。Shirley Landruth 为该计划工作了12年,1985 年,一名陌生男子开始拨打该热线电话,掀开了一场现实悬疑剧的序幕。由于该系统是严格匿名的,因此 Landruth 从未记录过他们的谈话。

但是这个来电者有些不对劲。这个人打电话时会提供尸体的具体位置,精确到距离公路的米和英尺,并坚持要求 Landruth 把这个消息告诉警方。

Landruth 后来发现,这个男子在几年内给她打了不下20多次电话,她通过这名男子说话的声音和停顿的方式认出了他。这个男人提供的消息导致警方发现了三具尸体,并每次都能收到奖励金。

Shasta 县副地方检察官 Jim Ruggiero 在该男子1989年三重谋杀案的结案陈词中表示: “人一生中遇到一具尸体的机会并不多。”“而遇到三次,这意味着他有这个习惯。”

Robert Edward Maury,有时被称为“线人杀手”。他是加州真实犯罪传说中最传奇的谋杀犯之一,以残忍、精于算计的犯罪为特征,并且痴迷于向警方报案。

Maury 于 1958 年出生在加州,他上了高中并应征入伍。 1985 年,Maury 因吸食大麻而被开除,并开始担任兼职园艺师,有时还做干花布置师。

后来,他作为租客搬进了 48 岁女房东 Averill Weeden 的家。 1985 年 5 月 25 日,Weeden 突然消失了。过了几周,Weeden 的失踪案件被秘密证人计划接手,在当地报纸上刊登的广告承诺,如果有人提供线索,可以提供“高达 250 美元”的奖励, “线人的匿名会得到保证。”

8月初,一名男子拨打秘密证人热线,称一名妇女的尸体在萨克拉门托河附近的Bechelli Lane和South Bonnyview Road。当执法人员到达现场时一无所获,就打道回府。无奈之下,该男子再次拨打热线电话,就如何找到 Weeden 的尸体给出了更具体的指示。他声称自己是一个“中间人”,知道是谁杀死了 Weeden 。他想保持匿名,因为他参与了“掩饰犯罪”。

警方根据第二次电话的指示,发现了 Weeden 腐烂的尸体埋在一堆碎片下,可能是在她被报告失踪后不久被勒死。

当时 Maury 作为 Weeden 的房客受到警长副手的质询,并成为嫌疑人,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不放他走。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Maury 随后匿名收取了 250 美元的奖金,奖励他作为线人寻找到 Weeden 的尸体。

1987 年 6 月 22 日,20 岁的 Dawn Marie Berryhill 把6个月大的儿子交给朋友后去找房子,随后失踪了。Berryhill 的母亲回忆起最后一次见到她的女儿,是和一个留着胡子的男人在一起。她的母亲不知道他的名字。四天后,另一位女子,30 岁的 Belinda Jo Stark 失踪了。当熟悉的声音拨通秘密证人热线时,Landruth 偷偷录下了这两个女人的消息。

但对 Maury 来说,做一个匿名的线人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开始亲自进入警察和治安官的办公室。

“他开始与我的侦探甚至我本人联系,”县警长 Phil Eoff 回忆道。Maury 告诉警方,他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 Stark 的钱包,随后当警方赶到现场,确实发现了死者的钱包。

随后,侦探们保持高度戒备:他们在 Weeden 谋杀案中的主要嫌疑人居然介入对另一名失踪妇女的调查。8 月 17 日,有人打来电话提供 Stark 尸体的位置消息;告诉警方前往 Palm Avenue 和 Monte Vista Road 交叉口附近的灌木丛。9 月 22 日,同一位线人告诉警方返回现场,在距离他们发现 Stark 250 码的地方,发现了 Berryhill 的遗体。两个女人都被勒死。

Maury 就这样一直以匿名提供案件线索为荣。到目前为止,Shasta 县的侦探已经开始独立地将 Maury 与至少两名失踪妇女联系起来。 侦探们跟踪他,看着他去领取最后一个 1,250 美元奖励。 然后他立即去一家摩托车店用现金购买了一辆本田 Shadow。

当侦探联系秘密证人热线时, Landruth 告诉他们她不知道来电者是谁,即使她知道,热线的道德规范也阻止她透露他的身份。 因此,调查人员反而问 Landruth,她是否可以听 Maury 的声音,并将他的声音与她录制的声音相匹配。 她听了之后,对神秘来电者就是 Robert Maury 深信不疑。

1987 年 11 月 6 日,Maury 终于被拘留。 他被控三项谋杀罪和两项强奸罪,一项针对一名已故受害者,另一项针对一名自称被陌生人强奸的幸存者。在审判中,当法官宣读对 Maury 的刑事指控时,他大放厥词:“我将在 80 天内走出这些门,无罪!” 他还要求担任自己的联合律师。

按照今天的法医标准,案件的物证相当少。主要是在死者钱包里的物品上发现的一些 Maury 的指纹。然而,针对 Maury 的间接证据是压倒性的。在开庭辩论中,县地区检察官告诉陪审团,证据表明 Maury 是“一个恶魔般的杀手,一个为了利润而杀人的人,一个认为自己不会被抓到的人”。

检方辩称, Maury 认识所有三名谋杀案受害者,多人作证表示,他们在失踪案前都看到 Maury 和这些失踪妇女在一起。他多年来作为秘密目击者情报员获得了超过 2,000 美元。 而且,他在 1987 年的一起抢劫案中作为线人赚取了 250 美元;警方不得不承认,在他是 Weeden 谋杀案的已知嫌疑人之后,他们还雇用了他作为线人。

尽管 Maury 在法庭大声疾呼陪审团不会判定他有罪,但陪审团做到了。 今年 64 岁的 Maury 被判犯有强奸和谋杀罪并被判处死刑。从那以后,他住在死囚牢房,在那里他仍在等待可能永远不会到来的处决。

Maury 仍然是另外两起未解决的谋杀案的嫌疑人。 1983年8月,女服务员 Lora Stewart 的尸体被发现漂浮在Battle Creek,她被勒死。两个月后,房地产经纪人 Helen Faye Generes 被发现在她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被勒死。警方认为 Maury 应该与当地更多未解决的谋杀案有关。“他非常聪明,”监督副总检察长在 2003 年表示,“他喜欢杀人,然后和警察玩游戏。”

责任编辑:  
来源:  sfgate
点赞 (1)
脸书分享
微信分享
1条评论

感觉可以拍电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