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疫情热点新闻】染Omicron后仍可复发|CDC更新口罩指导|一图看懂Omicron与过去新冠症状有何不同

4 个月前
7.3k 次浏览
时事新闻
 

热点新闻⬇️

CDC 更新了关于预防新冠最佳口罩的指导方针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更新了其口罩指南,指出 N95 和 KN95 口罩比布制口罩提供更高水平的新冠防护,但没有建议每个人都需要佩戴它们。这一变化发生在迅速传播的 Omicron 变种继续导致破纪录的感染数量,使医院治疗涌入患者的能力紧张之际。CDC 的网站现在称,合适的 NIOSH 批准的口罩(包括 N95)提供最高水平的保护。CDC 表示,松散编织的布制口罩提供的保护最少,而那些多层、合适的一次性外科口罩或 KN95 口罩提供的保护较多。但更重要的是,任何口罩都比没有口罩好。

自疫情开始以来,N95 口罩一直是保护的黄金标准,会过滤 95% 空气中的颗粒物。那些标有“外科手术”的口罩应该留给医护人员,但基本的一次性 N95 口罩可以在网上买到,不再供不应求。CDC 的网站提供了有关如何检测假 N95 口罩的提示。例如:口罩上没有标记、没有批准号、NIOSH 拼写错误、使用耳带而不是头部的带子、以及声称口罩被批准供儿童使用。

KN95 口罩是中国标准,也能过滤掉 95% 的颗粒,也符合国际标准,但不受美国监管。然而 CDC 警告称,在美国销售的 KN95 口罩中约有 60% 是假的,不符合 NIOSH 过滤标准。来自韩国的 KF94 口罩提供类似的保护水平,过滤 94% 空气中颗粒物。许多公共卫生专家一直在呼吁美国人升级到更好的口罩,特别是在最近几周 Omicron 在美国疯狂传播。前 FDA 局长 Scott Gottlieb 博士在 1 月 2 日表示,布制口罩不会提供很多保护。 这是一种空气传播的疾病,布制口罩并不能保护你免受透过空气传播传播病毒的侵害。它可以提供透过飞沫传播病毒的保护,比如流感,但不是像这种新冠病毒这样的东西。

CDC 建议,任何 2 岁以上未接种疫苗的人和免疫系统受损的人都应该在室内公共场所戴口罩。该机构还表示,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如果位于新冠传播率高或较高的地区,则应佩戴口罩;目前是美国 99% 的县。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包括:飞机、公共汽车和火车,以及机场和火车站等室内交通枢纽,都需要佩戴口罩。CDC 表示,一般来说在户外不需要佩戴口罩,但表示,在拥挤的户外活动中或与未完全接种疫苗的人进行密切接触活动时,值得考虑配戴。

* 💡 同场加映 >>> 《如何判断你的 N95 或 KN95 口罩是真的还是假的?》

感染 Omicron 后自然免疫力不会持续,重复感染风险高 

Omicron 具有高度传染性,现在专家表示,它不会提供太多的保护性免疫力;这代表着你可以被感染不止一次。布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一名医生周五在推特上发出警告,呼吁大家接种疫苗和加强剂。湾区专家对此表示赞同,称 Omicron 可以多次感染,因为有新的病例表明感染后的自然免疫力不会持续。

UC Berkeley 的 John Swartzberg 博士表示,我们在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中比在接种疫苗的人中更频繁的看到二次 Omicron 感染,但在两种情况下都出现了二次感染 Omicron。他补充表示,关于新变种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在 Omicron 之前,我们很少看到任何变种的突破性感染。很明显,我们的免疫系统对 Omicron 的表现不如对其他变种那么好。随着 Omicron 在全国广泛传播,接种疫苗和加强剂和戴口罩仍然是预防严重疾病和住院的最佳保护措施。

一张图看懂:Omicron与Delta与过去的新冠病毒变体症状有何不同? 

新冠变种 Omicron 最近正在大范围传播,医生注意到患者的症状与之前的变体相比略有不同:喉咙痛、打喷嚏和流鼻涕等轻度感冒症状越来越普遍。但 COVID-19 之前的标志症状,如发烧、咳嗽、味觉或嗅觉丧失等等已经减少。

参与 Zoe COVID 症状研究的科学家 Claire Steves 博士在最近的一段视频中说:“报导最多的 Omicron 症状真的很像感冒,尤其是在接种过疫苗的人身上。” Zoe 的研究使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记录英国数十万人每天的感受。它全面了解了 COVID-19 症状在大流行过程中的变化。

下图根据这个应用程序收集的数据显示了 Omicron 症状与其前身变种所表现症状的比较。

流鼻涕、头痛、疲劳、打喷嚏和喉咙痛是过去几周在 COVID-19 检测呈阳性的英国人中排名前五的症状。与此同时,该组44%的人报告持续咳嗽,29% 的人报告发烧。但失去味觉或嗅觉的情况比较少见。

Omicron 病例通常以喉咙痛和头痛开始。Jorge Moreno 博士说,他最近在康涅狄格州的门诊看到大量 COVID-19 病例涌入。他说,这些患者中的大多数都接种了疫苗,因此他们的症状往往较轻且患病时间相对较短。

许多患者刚开始时喉咙干燥,吞咽时会引起剧烈疼痛。“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症状”,耶鲁大学医学院医学助理教授 Moreno 说,“这不像是喉咙发痒。病人会说他们的喉咙感觉很刺痛。”

他补充说,喉咙痛通常伴随着鼻窦充血和头痛,大约一天后会出现咳嗽。在去年12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南非最大的私人健康保险公司 Discovery Health 的首席执行官 Ryan Noach 表示,Omicron 患者通常首先报告喉咙发痒,然后是鼻塞、干咳和身体疼痛。

疫苗的接种有助于降低新冠感染的严重程度,而且 Omicron 本身可能是一种毒性较低的病毒。最近的两项未经同行评审的实验室研究表明,与之前的变体相比,Omicron 在攻击肺细胞方面可能不太有效。周三发表的另一项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发现,与 Delta 相比,Omicron 从本质上将 COVID-19 严重住院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 25%。

Omicron 还可能改变病毒在体内复制或聚集的方式。香港大学12月的一项未经同行评审的研究发现,与 Delta 相比,Omicron 在主要气道或支气管中的复制速度快70倍,但在肺组织中的复制速度要慢10倍。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另一项预印本研究表明,Omicron 感染的病毒载量在唾液中达到峰值,然后在鼻拭子中达到峰值——这表明 Omicron 可能在通过鼻子感染传播之前先通过喉咙进行感染传播。

什么样的人得新冠后会丧失味觉和嗅觉?研究人员发现相关遗传风险因素 

失去嗅觉或味觉,是新冠感染后很常见的一个症状。在美国,有多达 160 万人在感染新冠病毒六个月后仍无法闻到气味,或嗅觉能力发生改变。这种症状的原因是什么?科学家们似乎离答案近了一些。周一(1 月 17 日)发表在《自然遗传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就确定了与新冠感染后嗅觉丧失相关的遗传风险因素。

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感觉丧失的确切原因还尚不清楚,但科学家们认为它源于鼻子中一部分被称为嗅上皮的细胞的感染后损伤。这些细胞的作用是保护嗅觉神经元,帮助人类产生嗅觉。根据最新研究,两个嗅觉基因附近的一个基因位点与新冠病毒引起的嗅觉和味觉丧失有关。这种遗传风险因素使感染新冠的人失去嗅觉或味觉的可能性增加了 11%。

基因组学和生物技术公司 23andMe 的研究人员进行了这项研究。所有参与者都居住在美国或英国。在比较了那些失去嗅觉和那些报告说没有这种症状的人之间的遗传差异后,研究小组发现了一个相关的基因组区域,该区域位于两个基因 UGT2A1 和 UGT2A2 附近。这两个基因都在鼻子内部与气味有关的组织中进行表达,并在气味代谢中发挥作用。为了进一步利用这些发现,科学家们还需要更多地了解这些基因的表达方式以及它们在嗅觉信号传导中的功能。

在报告嗅觉和味觉丧失的参与者中也出现了某些趋势。例如,女性经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比男性高 11%。此外,26 至 35 岁的成年人占该群体的 73%。研究小组还发现,具有东亚或非裔美国人血统的人报告嗅觉或味觉丧失的可能性显著降低,而这可能无法用目前的基因发现来解释。不过研究团队表示,结果可能存在偏差,因为由于参考数据有限,该研究更偏向于欧洲祖源的人群。

洛杉矶县周六报告自2021年4月以来最高每日新冠死亡人数 

洛杉矶县周六报告了 66 例新的新冠死亡病例,这是自去年 4 月 2 日以来的最高每日死亡人数,每日死亡人数在短短一周内增加了四倍。据县卫生官员称,过去一周报告的大多数死亡病例来自 12 月 20 日之后被感染的人,当时 Omicron 变种正广泛传播。自疫情开始以来,洛杉矶县的总体死亡人数现已超过 28,000 人。该县还报告了 41,765 例新的新冠病例,异常高的新病例数反映了令人担忧的社区传播率。

公共卫生主任 Barbara Ferrer 周六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与完全接种疫苗的人相比,未接种疫苗的人死于新冠的可能性高出 22 倍以上,居民不应延迟接种疫苗和加强剂,因为这些措施正在挽救生命。Ferrer 还呼吁居民在未来几周内避免危险活动,特别是那些在室内并与未接种疫苗或高风险人群混在一起的活动。她还强调,虽然 Omicron 变种很容易感染接种疫苗的人,但这些疫苗仍然被证明可以有效防止感染者住院治疗。她鼓励居民接种疫苗并获得加强剂;佩戴升级版口罩,如:N95、KN95 或 KF94;接受检测,称该县已大大扩展了检测可用性。周六,该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滚动平均每日率为 17.9%。洛杉矶县医院的新冠患者人数也从周五报告的 4,257 人增加到 4,386 人。

研究表示,与阿茨海默患者相比,COVID-19 老年患者的脑损伤迹象更多 

与阿尔茨海默病相比,COVID-19 对人类大脑的伤害真的会更大吗?一项新的研究表明,感染 COVID 的老年患者比患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人显示出更多的脑损伤迹象。

纽约大学 Grossman 医学院的一个团队发现,研究人员说,在感染的短期过程中,COVID 患者的脑损伤的七个标志物明显高于非 COVID 的阿茨海默患者。其中一个标志物在新冠病毒患者体内的含量是另外的两倍多。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因 COVID-19 住院的患者,尤其是那些在急性感染期间出现神经系统症状的患者,其脑损伤标志物的水平可能与阿茨海默患者的脑损伤标志物水平一样高,甚至更高, ”主要作者、神经学系教授、医学博士  Jennifer Frontera 表示。

该团队在 2020 年大流行的前几个月检查了251名因 COVID-19 住院的人。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71岁,但所有人都普遍健康,他们之前没有痴呆症或认知能力下降的病史,只是有新冠病毒病感染。

从那里,该团队将这些人与纽约大学 Langone 阿茨海默研究中心临床核心队列的一组对照患者进行了比较。该小组是纽约大学阿兹海默长期研究的一部分,包括54名健康人、54 名轻度认知能力下降和 53 名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在研究期间,对照患者均未感染 COVID-19。

与阿茨海默氏症患者相比,结果显示短期内新冠病毒患者的神经丝轻链标志物高出 179%。与痴呆症患者相比,COVID 患者的 GFAP 水平也高出 65%。

令人担忧的是,研究作者发现,在新冠病毒感染后未能幸存的患者中,脑损伤的标志物含量甚至更糟。死于 COVID 的患者的标记物含量比最终出院的患者高出 124%。

“创伤性脑损伤也与这些生物标志物的增加有关,但这并不意味着患者以后会患上阿茨海默病或相关的痴呆症,但确实会增加患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纽约大学 Langone 分校认知神经病学中心医学博士、医学博士 Thomas Wisniewski 说,“在重症 COVID-19 患者中是否存在这种关系,是我们迫切需要通过对这些患者进行持续监测来回答的问题。”

疫情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数据显示,全球前10位富豪的财富在疫情中翻了一番 

慈善机构 Oxfam 乐施会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布的全球不平等报告显示,新冠疫情似乎正在使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变得更加富有,但也导致更多的人生活在贫困中。自 2020 年 3 月以来,全球 10 位最富有的人的总财富增加了一倍多。每天同时却有超过两万一千人因低收入引起的贫困而死亡。

英国乐施会首席执行官 Danny Sriskandarajah 表示,今年的情况超出预料,在疫情期间,几乎每天都有一位新的亿万富翁诞生。而与此同时,由于封锁、国际贸易减少、国际旅游业衰落,世界上 99% 人口的境况变得更糟,有 1.6 亿人因此被迫陷入贫困。“我们的经济体系存在严重缺陷。”

根据该慈善机构引用的福布斯数据,全球 10 位最富有的人是:马斯克、贝佐斯、LVMH集团总裁 Bernard Arnault 及其家人、比尔·盖茨、甲骨文创始人 Larry Ellison、谷歌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马克·扎克伯格、微软前任 CEO 史蒂夫·鲍尔默和沃伦·巴菲特。在 2020 年 3 月至 2021 年 11 月期间,他们的财富总和从 7000 亿美元增长到 1.5 兆美元,但他们之间也存在显著差异,马斯克的财富增长了 1000% 以上,而盖茨的财富仅增长 30% 以上。

不过,富豪们的财富通常与他们持有的股票挂钩,他们的股票在 2020 年 3 月急剧下降,这意味着近年的增长来自这个较低的基数。如果乐施会在疫情开始之前即进行测量,富豪们的财富增长可能不那么明显。然而,该报告的一位作者 Max Lawson 告诉媒体,如果以 2020 年 2 月中旬的亿万富翁财富情况来比较,估计前十名最富有的人的财产增幅仍接近创纪录的 70%。

责任编辑:  
来源:  咕噜整理报道
点赞 (0)
脸书分享
微信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