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众议院新冠肺炎疫情的听证会证词总结,值得一看

约 2 年前
51.2k 次浏览
时事新闻
 

2 月 5 号,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下属的亚太和防扩散委员会对这次的疫情做了一场听证会。参会的三位专家证人(Witnesses)分别做了一些疫情陈述,并对国会提出建议:除了防范以外,也有如何和中国合作的建议,关于旅行限制和歧视的担忧,还有针对政府、国会的责任提出的一些想法。

小编简单总结一下几位发言的要点:

1. Jennifer B. Nuzzo 博士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卫生安全中心的高级学者,John Hopkins University Bloomberg 公共卫生学院环境卫生、工程与流行病学系副教授。

这次病毒的未知点:

1)规模和范围。轻症和携带者并不容易被发现,而主要的研究还专注在对医院病人的研究。在美国,现在 CDC 的测试标准也是需要已知的与病患的接触,有近期的武汉旅行史,或是到过中国且有症状。

2)严重性。虽然已经出现了很多致死案例,但是关于此次病毒的严重性还无法很好的评估。大部分国家的监测方法让重症率和致死率都很难准确计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很多轻症患者没有计入统计。

3)无症状传播。目前已经有数例无症状却携带病毒的病例,也有症状消失后还依然携带病毒的,这种潜在传播都增加了防疫的困难度。

全球应对流行疾病的准备普遍不充分

Nuzzo 博士参与的评估全球 195 个国家卫生安全水平的指数 - 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 显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应对重大传染性疾病方面的资源和能力做好了完全充足的准备,平均得分仅 40.2,甚至很多资源丰富,中产及以上人群占多数的国家也没有超过 50 分。只有不到 10 个国家在卫生安全的资金支持方面得到 66.7+分。因此,各国需采取切实行动,来改进应对潜在后续影响深远的流行疾病爆发的能力。

对改善美国应对新冠病毒持续蔓延的建议(国际合作)

1)停止美国目前拒绝向中国游客发放签证的政策。单独对中国实行旅行禁令实际上是对中国开放通报疫情和共享数据的一种反面惩罚,可能会造成更大的社会与经济损失,降低有关政府愿意接受的疫情动态和数据共享的透明度。且目前的禁令并没有办法有效地阻止病例和携带者的进入。

2)与中国进行有效合作对话,以确保继续获得数据和关键的医疗用品供给。中国是医疗防护用品的主要生产国,也是许多常用药品的原材料产地,美国的疫情响应工作非常依赖于中国制造的医疗用品。

对改善美国应对新冠病毒持续蔓延的建议(国内响应)

1)确保进行疫情监测的资源,以促进实施各类控制措施,如在医院外尽可能隔离病例。

2)确保医院和其他卫生设施拥有安全治疗大量患者所需的资源,需要国会批准适当资金支持。

3)加强政府领导力和部门协调,支持医疗专业方案的改善,如诊断、疫苗和治疗方案。

2. Jennifer Huang. Bouey 博士

RAND 高级政策研究员,及该公司中国政策研究的的主席,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流行病学博士、硕士,北大医学部临床医学博士。

新冠肺炎是下一个 SARS 吗?

1)医学防治方法比较接近。疫苗需要数月乃至一年的时间来开发,对疫情帮助有限。隔离、旅行限制、和病例监测有助于减少扩散和争取反应时间,但不是完美的解决方案,因为对千万级人口城市人口的移动限制很困难。对新冠肺炎主要的治疗手段是『支持性恢复』,不过也有几款药物投入了测试当中。

2)在应急处理方面,中国对新冠肺炎的处理方法和 SARS 相似(你们懂的),但还是有一些不同,例如科研、技术、社交媒体的应用,就让负面影响减少了。

短期建议:

美国公共卫生人士和医护专业人员对中国提供的人道主义和技术方面的支持是重要并及时的。美国政府应该减少对来自中国尤其是武汉人群的歧视或不友好姿态,表达更多善意。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防控担忧,希望美国 CDC 考虑和中国 CDC 及 CIDCA 合作,制定计划去帮助那些国家。

中期建议:

疫情得到控制后,要开始国家响应系统和全球流行疾病管理的研究工作,帮助其他国家和学者进行评估和研究,会很有价值。中国将面临的思考:如何改善公共卫生风险中的沟通?如果增加披露的透明度?如何实施有效的医学隔离?CDC 如何可持续性地改善多部门沟通?希望美国可以创建现实的、连贯的中美协作政策,并寻求和中国达到数据分享和规则范围上的共识。

长期建议:

在 SARS 和新冠肺炎期间,美中一直在携手努力应对流行疾病的挑战,均受益于现有和未来公共卫生工作人员的能力建设。目前贸易战第一阶段的解决,是重启美中经济、外交和安全对话的好时机。也希望全球卫生和流行疾病预防领域能从中受益。

3. Ronald A. Klain

2014-2015年担任白宫埃博拉病毒应对协调员,常年致力于公共服务

两个基础观点

1)目前对这种病毒的了解依然很有限,比埃博拉病毒少很多,需要更多透明的消息,且需要快速行动,但由于消息的不充分,也需要随时在政策选择上做出调整。

2)抛弃党派关系和政治纷争。Ronald 坦诚自己是政治倾向很强的人,但是抗疫没有党派之分,只有合理和不合理的措施之分。

相应建议

2014-2015 年对埃博拉病毒的应对也发生过错误,包括早期的虚假安全感、对文化和宗教缺乏充分了解。但是最终美国迅速响应,调整和改进了方法,写各国应对了这一挑战。

1)在疫情复杂、快速发展的情况下,白宫的协调和领导无可替代。国家安全委员会内部应该有一名官员,在适当的团队支持下进行全职工作,监督我们的行动和响应。现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没有专门的部门来监督流行病的准备或当前的应对措施,应重启奥巴马时代创建的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 Directorate (流行病预防及响应理事会)。

2)美国政府应该主动在境外反击疫情,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工具和资源。中国可能不需要也不会接受当年向西非做出的援助,但是美国不能把应对只是放在本土,应该施加压力,鼓励尽可能最开放的准入。

3)确保科学和专业知识,而不是恐惧或政治指导我们的行动。旅行警告和建议是有意义的,但是完全的禁止是将阻碍医疗援助、专家调查或其他关键响应功能的必要流动。而且医疗供应的生产主要是在中国。

4)加大对病毒防控的资金投入。政府应迅速召集并向国会提交一份紧急资金计划。

5)国会要起到作用。一旦政府提出紧急拨款请求,国会就应该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

6)政府行政部门和国会都应该提起注意,完善疾病防御和准备工作

7)修正和避免因疫情带来的『病源国歧视』。这种冠状病毒攻击的是人类,而不是任何特定种族。在美国的华裔并不比其他任何群体更容易感染、携带或传播疾病。

以上是小编的总结,可能有遗漏之处,听证会的全文可以点击来源查看👇

责任编辑:  
来源:  众议院档案
点赞 (3)
脸书分享
微信分享
3条评论

資訊還是不夠真實與透明

匿名2 年多前

土共不敢开放让美国专家到大陆协助

我总结一下,核心意思就是:
1. 救人就是救己,尤其是信息层面的透明,需要双方努力,尤其是不要歧视,不要阻断。阻断不仅对信息透明度不利,对物资也不利。
2. 国内抛弃政治因素,提醒要到位,准备要做足,做事要紧。
3. 国家要出人、出钱,要有专人做专事。